「敬隨君便」

Photos Eduardo Martins

毫如藝術創作無界限,其實連展覽場地也可以天馬行空,讓藝術愛好者耳目一新。

無疑問,俄籍藝術家君士坦丁不僅是澳門數一數二的藝術大家,亦是亞洲最為最出色的藝術家之一。

君士坦丁於1964年出生於前蘇聯,畢業於海參崴美術學院,主修古典油畫創作。自1993年起移居澳門並從事藝術創作至今。數年來他曾在東西方多個藝術館舉辦展覽,攬獲數個獎項,而作品亦被世界各地多個美術館、政府機構及私人藏家所收藏。

今年十一月,在為期六個多月的準備之後,這位藝術家在澳門藝術博物館舉辦近年來最大型個展「Ad Lib」,展出包括繪畫、雕塑、裝置及多媒體在內的三十四件/套近作。

展覽名稱「Ad Libitum」其實是君士坦丁從太太的樂譜上信手拈來的。這個符號多由作曲家標記在琴譜上,意在建議演奏者按照其個人對音樂大理解而作即興表演。 

這次展覽君士坦丁並未設定特定主題,而是用自己的蘊含深意的作品,風趣而又深入地揭示、剖析和調侃了許多有趣甚至荒誕的社會現象,帶領觀眾從不同角度切入問題並發人深省。至於如何理解則「敬隨君便」,一如展覽題目所示。

於藝術愛好者而言,享受君士坦丁作品的最大的樂趣和挑戰,在於如何去辨別其創作靈感的來源、發掘作品背後蘊含的深意。

君士坦丁的作品以幽默、反諷、戲仿和嘲弄見長,作品背後蘊含著他哲學家般的沉思、對於人云亦云觀點的挑釁及一絲意味深長的笑容。而啟發他創作靈感的來源亦頗廣,觀者可從從中找到哲學、文學、音樂、歷史、政治、神學、電影、音樂、新聞報道甚至是漫畫的蛛絲馬跡。

康士坦丁尤其喜歡挑戰既定成俗的觀點。在他的作品裡, 日不落帝國的鐵腕君主維多利亞女皇,被描繪成一個熱衷於美容、化妝、鍾意美甲、接眼睫毛和收集日系少女喜愛的亮晶晶的飾品的、內心充滿少女風的女士。

而在歷史上被視為權力、慾望及放蕩的代名詞、常以黑色陰沉的畫像出現在世人面前的格里高利·拉斯普丁,則被康士坦丁的筆畫成了粉紅色。畫家稱這是向「七十年代的迪斯科樂團Bonny M‭.‬的同名歌曲《拉斯普丁》致敬」,而且「他的眼睛使用了施華洛世奇的水晶,走近一點的話還可以看到他對你眨眼。」

「這整個系列的概念就是發人深省,不要人云亦云的簡單評論這個人好,那個人不好。」康士坦丁說,「可以從歷史的角度看一個人,也可以從人性的角度來看。你其實永遠看不到歷史的真相為何。」

在本次展出的一個裝置作品中,君士坦丁把卡爾·馬克思所嘲諷的「商品拜物教(Commodity fetishism)」以巨大的字體印在一個黑色的鉑金包上。「商品崇拜其實是一種廉價的把毫無價值之物變成所需的方式。這本來只是一塊皮革而已,但是已經被品牌宣傳打造成遠超其原本價值的東西。於是我就反其道而行之,把這個信息放在包上,立刻就改變了它自身的價值。」藝術家介紹道,「我其實就是想嘲笑一下完全沉迷於商品的人。」

這場展覽不只將觀賞者留在室內。其中的一個裝置藝術, _一輛內有乾坤的古董車,將在展覽期間走出博物館,輪流進駐澳門的一些公共廣場和休憩區。屆時民眾可透過近距離接近這個頗具實驗性的迷你藝廊,在傳統的藝術空間之外享受到當代藝術的活力和趣味。

展覽的場刊也頗有看頭:一絲不苟的仿照雜誌樣式,包括編輯語錄、採訪、封面、甚至仿照的廣告頁。「就是一本戲仿的雜誌,」君士坦丁說,「虽然為了它而要做很多額外的工作,但是很有趣。」

在本次的展品中,若仔細觀賞,參觀者有還會發現藏在字裡行間的一些調侃「政治正確」的信息。「質疑和發問正是藝術家的工作之一,」君士坦丁道,「我覺得我們所生活的世界出了問題,而我也覺得自己有責任指出這些問題的存在。我有自己的世界。如果能有一兩個人能理解我的作品,我很開心, _但如果沒有認人懂,也沒關係,我自己也很享受做這件事。」

君士坦丁坦言這半年來一直專注於這場展覽,甚至「沒有售出任何作品」。而如何平衡經濟開支,僅僅是這位藝術家所面臨的諸多挑戰之一。

「當你的作品總是被別人認出是你的,那你只是將自己品牌化了而已。我的作品事實上是無法歸類的,因為我總是在做不一樣的嘗試。而我的目標永遠是下一個挑戰。」君士坦丁說,「我並非對所有事物都一直滿意。但是,只有當你站在一個台階上,你才會想要站得更高,你才會想要攀登。」 

《Ad Lib──君士坦丁近作展》現正在澳門藝術博物館二樓專題展覽館展出,展期至2017年5月28日。